《我的姐姐》引深思,凭什么姐姐要让着弟弟

2021-04-19 07:48
近日,由演员张子枫主演的电影《我的姐姐》上映了,令无数观众潸然泪下。
影片讲述了一个二胎家庭里,父母车祸双亡后,20多岁的姐姐和6岁弟弟的故事。
和其他的姐弟不同,这对姐弟之间是陌生而疏离的。
《我的姐姐》引深思,凭什么姐姐要让着弟弟
父母生前重男轻女,为了要二胎,让姐姐扮成残疾人;为了让姐姐以后离家更近,照顾家人,他们修改姐姐的高考志愿,让她从医生变成护士;姐姐上大学之后,就与家人“决裂”,不再回家,也不再接受父母的生活费。
姐姐的梦想一直是想做一名医生,大学四年一边上学,一边靠打零工赚取学费维持生活,并准备大学结束之后继续前往北京读研追求自己的医生梦,同时和相恋5年的男友也已经开始谈婚论嫁。
天有不测风云,安然专心备考研究生时,突然收到父母车祸身亡的噩耗。
遗产里,除了一套学区房,还有没见过几次面的亲弟弟。
大家都在和她说,长姐如母,你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把你的弟弟好好养大。
所有人都觉得得抚养弟弟是她应该的,所有人都觉得她的抗拒是她的错。无论社会环境还是家庭环境,安然好像都被忽略了,尽管她是父母出事第一个赶到的。
依然没有人替这个女孩着想: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她,如果带着6岁的弟弟,她的人生该怎么办,她的未来又拿什么去拼?
因为她是姐姐,所以她连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力都没有。
姐姐的人生有谁关心?
是牺牲自己、养育弟弟?还是追求自我、放弃抚养弟弟?
电影里还有一位姐姐,便是姐弟的姑妈。
姑妈一出场,就在丧礼上忙里忙外,也极力引导安然要好好照顾弟弟, 十足的“大姐大”风范, 她说,“我是姐姐,从生下来那天就是,一直都是。”
头顶“姐姐”的高帽,摘不下来,就认命。
本来有机会读心仪的专业,因家里只能供弟弟读中专,她就选择放弃; 跑去俄罗斯和同伴创业赚钱,可弟弟生孩子没人帮带,她只好舍弃一切,回家当平凡又普通的炊事婆。
年轻时围着“弟弟”转,结婚后的重心,顺理成章转移到了“家庭”。
姑妈有过怨恨吗?似乎没有。
每个“姐姐”都这么过来的,她也不例外。
可就在她回忆过往,报读俄语系、去俄罗斯创业的经历时,眼睛里明显闪烁着光。 也许,这是她黯淡人生中,最幸福的时刻吧!
现实中,太多太多像姑妈一样的“姐姐”了!
因为在过去,我们几乎都见识过被”重男轻女“吞噬的女性。
被这样的糟粕思想所害,随着岁月蹉跎却又成为了拥护者,她们可能就是我们这代人的姐姐、母亲、姨妈、伯母,甚至是我们自己,我们的儿女……
一声“姐姐”,就是不可推诿的责任:永远要做出牺牲,永远要为弟弟妹妹们着想。
可她们自己的人生呢?又有多少人真正关心过……
姐姐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
随着影片的热播,父母去世,成年的姐姐是否有责任抚养幼小的弟弟这个话题,也在微博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。
纪录片《姐姐》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:
因为想让姐姐照顾弟弟,母亲在剖出龙凤胎时,决定让女孩当姐姐。
弟弟和姐姐玩象棋,输了还耍赖,姐姐气得不玩,弟弟叫来妈妈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对姐姐一顿批评;
家里只有一台电视剧,弟弟想看足球赛,姐姐想看狮子王,妈妈假装和事佬,还是偏袒了弟弟。
大人一味的赋予姐姐“长姐如母”的含义,却没有想过姐姐也是孩子,她凭什么在本该享受幸福的年纪,承担大人的责任?
好在影片里的姐姐还是会反抗的,面对命运,她坚决说“不”。
父母要她扮瘸子获得生二胎的机会,她不扮,还穿着连衣裙翩翩起舞,被爸爸拿东西抽打,也不屈从。
父母擅自改她的高考志愿,想她留在身边照顾家人,她不干,毕业多年仍决意考研,想远远逃离。
别人劝她忍让,接受现实承担弟弟的抚养权,她不从。
她想要自己的生活,追逐自己的诗与远方。
面对陌生弟弟的无理取闹,尖叫,撕面包,吐口水等等不和谐的矛盾中,姐姐忍无可奈的要将其送走,但弟弟一声“你喜欢我,姐姐”。
软诺诺的声音也因血浓于水而渐渐化解。
整个故事发展过程中,弟弟与姐姐的互动也让安然重新感受到家人的亲密关系,融化她因父母而背上的厚厚的自我保护壳。
从一开始的互相抵抗,到会因为说话而委屈伤心,再到互相依偎,令人潸然泪下。
影片结尾是模糊的,领养父母要求安然签署永不与弟弟见面的协议,姐姐拒绝了,携手与弟弟离开。
开放式的结局留给观众们更多的遐想。
有人认为姐姐应该承担抚养弟弟的责任,也有人认为姐姐应该去追求自己的人生理想,但不管是怎样的选择,她一定有她自己的答案。
她是姐姐,但首先她是自己!
重男轻女,二胎问题,也是当下很多家庭面临的现实问题。
如果可以,哪个女孩儿不希望自己在父母心里独一无二的呢。如果非要实现父母的儿女双全,那也希望自己是妹妹,而不是姐姐。
很多姐姐小时候一定听到过“你是姐姐,要学会照顾弟弟”“你是姐姐,要让着弟弟”等等。
本该是勇敢追求自己幸福生活的年纪,却做起了家长,操起了父母的心。
我们没有办法决定自己的出生,但既然来到这世上,首先应当是为自己而活的。
特别喜欢毕淑敏的一句话:我们的生命,不是因为讨别人喜欢而存在的。我们总是喜欢去点缀别人的风景,仰望别人的天空,而忽略了自己内心想要的,总把别人的看法看得很重的人,是活不出自我的。
每一个孩子,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。
不管是姐姐,是哥哥,是妹妹或弟弟。都不是谁的附属品,也不比谁更差。她/他就是她/他自己。
就像电影里的姐姐一样,她的选择一定不是因为世俗的道德压迫,而是因为与弟弟真真切切的爱去抚养弟弟长大,亦或是纯纯粹粹的去追求自己热爱的诗与远方。
但愿父母们,可以放下固有的观念,看到每一个孩子的独特,尊重他的本性,允许他做自己。 
也愿每个孩子都能为自己而活,都去享受自己的人生,一步步坚定地朝前方奔去。